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广州浪奇近6亿存货去哪了:关注函火速下发 资产负债率高达79.5%

原标题:浪奇近6亿存货去哪儿了?关注函火速下发 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79.5% | 公司汇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广州浪奇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3.36%,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元,同比锐减538.66%,由盈转亏。截至上半年末该公司货币资金为6.47亿元,资产总计86.42亿元,负债合计68.7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9.54%。

A股又出怪事!前有獐子岛(002069.SZ)扇贝跑路,今有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凭空消失。

9月27日,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浪奇,000523.SZ)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委托存储货物的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的货物,所涉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这相当于广州浪奇自曝有价值近六亿元的货物失踪。

9月28日开盘,广州浪奇股价跌停,报收于5.13元/股。随后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就所涉存货的相关情况及公司贸易业务的业务模式等问题作出说明。至于涉事两家公司,则一家发布公告予以否认,另一家早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作为华南地区最早成立的洗涤用品企业之一,广州浪奇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但近年来受品牌老化和新兴品牌冲击影响,市场表现已大不如前,并深陷债务危机,资产负债率高达近80%。

存货丢了收关注函

9月27日,广州浪奇发布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表示公司此前分别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签订协议,将公司货物分别储存于二者的瑞丽仓和辉丰仓。

不过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辉丰公司回复表示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过协议,没有存储广州浪奇的货物,没有义务配合盘点,同时表示广州浪奇的盘点表上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至于鸿燊公司则一直未有任何回应。

为核实瑞丽仓和辉丰仓的有关情况,广州浪奇立即组建存货清查小组前往鸿燊公司和辉丰公司,但后两者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据悉,截至公告披露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在瑞丽仓和辉丰仓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

5.72亿元存货对广州浪奇意味着什么?

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存货为15.7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18.18%,这意味着此次莫名丢失的存货占该公司存货总量的36.42%,占公司总资产的6.62%。此外,截至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自1993年上市以来,28年累计净利润总额不足5亿元,即此次存货丢失相当于损失了上市以来所有的净利润。

广州浪奇表示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坚定维护自身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受此消息影响,9月28日,广州浪奇股价开盘即一字跌停,报收于5.13元/股,有超27万卖单封在跌停板上。

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火速对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在要求其对所涉存货的有关情况作出详细说明的同时,表示关注到该公司近年来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金额较大,此外该公司近期票据逾期、部分仲裁诉讼事项亦与贸易业务相关,明确要求其说明公司贸易业务是否存在商业实质。

广州浪奇自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元/股)

两大存储方的回应

《投资时报》研究员试图联系本次事件涉及的三家公司,广州浪奇和辉丰公司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鸿燊公司的法人黄勇军则回复表示:“广州浪奇与我们公司签过仓库管理协议,但仓库确实没货”,并表示其因接到过多相关电话已身心俱疲。

企查查信息显示,鸿燊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黄勇军,注册资本1188万元人民币,主营公路普通货物运输及货物专用运输、物流技术研发、供应链技术服务与咨询等。

值得注意的是,黄勇军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法院在2018年11月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鸿燊公司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初,鸿燊公司提出破产申请,江苏省如东县人民法院认为鸿燊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加之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符合企业破产清算条件,对鸿燊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予以支持。

辉丰公司则成立于2007年,法人杨金兰,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主营成品油批发、危险化学品经营、港口仓储经营等,是A股上市公司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辉丰,002496.SZ)的全资子公司。*ST辉丰成立于1989年,于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上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国内国际贸易于一体的农药企业,不过因为已连续两年业绩亏损,公司自今年4月29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9月28日晚间,辉丰公司也对此事作出回应。*ST辉丰发布公告称,辉丰公司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库区,广州浪奇出具的盘点表上的“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辉丰公司的印章明显不一致,系伪造。

*ST辉丰表示上述事件存在利用辉丰公司名义伪造或变造相关印章签订仓储合同和签发其他相关文件的行为,为维护辉丰公司及公司自身的合法权益,辉丰公司正着手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同时该事项不会对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ST辉丰相关公告

债务沉重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属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前身是广州硬化油厂,始创于1959年,于1993年登陆资本市场上市,是华南地区最早成立的洗涤用品企业之一,也是广东省历史最悠久的日化行业上市公司之一。该公司主要进行日化产品的生产,并在此基础发展化工原材料的生产、销售及大宗贸易业,除“浪奇”外,公司还拥有“高富力”“天丽”“万丽”等多个洗化产品品牌。近年来,广州浪奇在大消费领域大力布局,通过并购华糖食品,新增食用糖和饮料等食品的生产和销售业务。

今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整体经济,民用产品市场衰退,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对化工原料需求大幅减少,广州浪奇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3.36%,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元,同比锐减538.66%,由盈转亏。

不过即便抛开疫情的影响,在自身品牌老化和新兴日化品牌的冲击下,广州浪奇近年来也是业绩低迷。2017—2019年,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1.32亿元、132.49亿元和123.9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3.34%、0.88%、-6.43%,实现归母净利润0.47亿元、0.69亿元和0.6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35%、48.00%和-11.55%。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此次因存货丢失收到关注函已是广州浪奇在本月内第二次收到关注函了。9月25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对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导致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况作出说明,并请其充分评估此次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

就在前一天,9月24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截至当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此外,截至当日,广州浪奇已被冻结银行账户共计12个,涉及金额256.84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13%。其中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是因为该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公司)和与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法院强制执行。目前,其尚未收到涉及其余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相关法律文书,且正在对该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事项进行核查,暂不能确认账户被冻结的具体原因。

根据此前公告,保华公司和中冶公司分别于2019年3月、4月以广州浪奇出具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向张家港农商行进行质押贷款,但借款到期后这两家公司未能还本付息,广州浪奇的商业汇票也未能按时兑付,于是张家港农商行提起诉讼,要求这两家公司还本付息,同时要求广州浪奇支付质押商业汇票票款合计1.66亿元。

后经协商达成和解协议,保华公司和中冶公司将分期向张家港农商行还本付息,但其中有任何一期未按时支付,则张家港农商行有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据悉,张家港农商行已将有关债权转让给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资管),而保华公司和中冶公司还是未能还本付息,于是苏州资管申请强制执行。

广州浪奇表示,公司对中冶公司和保华公司存在应收账款,如果被强制执行,证明中冶公司和保华公司还款能力不足,其将对上述两家公司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预计对利润有影响,但具体影响金额以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

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广州浪奇账上货币资金为6.47亿元,资产总计86.42亿元,负债合计68.74亿元,资产负债率79.5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365官方网站_点此进入 » 广州浪奇近6亿存货去哪了:关注函火速下发 资产负债率高达79.5%